头部

中国政府网 | 山西省政府网 | 简体 | English| |

桑干渡

发布时间: 2018-11-07 09:17
来源: 大同晚报
阅读量:
     

/website-webapp/ewebeditor/uploadfile/20181107091805792001


在桑干河畔伫立,谛听水流声声,我恍然明白,河流的生命不仅仅是水的生命,也浸润着人的呼吸。

说起桑干河,当代人对这条北方河流的知晓或熟悉,是因为作家丁玲的一部长篇小说: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,而且,稍稍有一定文学常识的人,若置身桑干河畔,最先想到的也一定是小说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。其实,先秦典籍《山海经》早已对桑干河有过记载,称其为“浴水”,只是,知者甚少,而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这部小说,却几乎家喻户晓。

作为晋北人,虽然桑干河也源起于晋北,但我对桑干河的熟悉,同样是因为丁玲的小说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。

桑干河是永定河的上游,其正源为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管涔山的恢河,恢河与源子河在朔州市马邑村汇合,称“桑干河”。站在大同市云州区峰峪乡境内的桑干河畔,正是塞上金秋。艳阳朗照的季节,水流会让人心里生出许多怀想,比如对时间、对生命、对世事的转瞬即逝,当然,最先想到的依然是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以及它的作者丁玲。

1945年抗日战争结束后,丁玲从延安到了华北的张家口,本来是要辗转去东北的,但因为内战爆发,被迫滞留。正是这样的“滞留”,让她得以为一部小说的创作,接受生活的历练。1946年夏,“土改”陆续开始,丁玲主动请缨,去了张家口南部的怀来、涿鹿两县,在一个叫“温泉屯”的村子,与老乡们一道参加热火朝天的“土改”运动。经过几个月的实践及构思,1946年11月初,丁玲着手长篇小说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的创作,到1947年年底基本完成,1948年修改后出版。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是丁玲书写“土改”的长篇小说,也是她在怀来、涿鹿两县深入生活、直面“土改”风云的文学收获。丁玲觉得,这本书是她在毛泽东“文艺为工农兵”思想指导下,“个人努力追求实践的一小点成果。”

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被看做是丁玲与之前所有作品的一个“分水岭”,1951年,获苏联“斯大林文艺奖金二等奖”。我到目前都认为,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是书写“土改”运动最好的作品,确实是丁玲与过去的一部“告别之作”。冯雪峰说,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是“我们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最初的比较显著的一个胜利。”毛泽东在《临江仙··给丁玲同志》中写道,“纤笔一支谁与似,三千毛瑟精兵。”这样的赞誉,果然成了现实,丁玲没有辜负毛泽东的期望。

桑干河畔,晚风拂面而来,秋意早早地笼罩了塞上。我想起丁玲在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结尾写的一段话,“他们快到县城要过河的时候,一轮明月已在他们后边升起。他们回首望着那月亮,望着那月亮下边的村庄,那是他们住过二十多天的暖水屯,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呢?在欢庆着中秋,欢庆着翻身的佳节吧……”这是当年42岁的丁玲的文笔。虽然后来经过屡次人生寒凉,但她一定不会忘记当年冀西北的火热生活和那里朴实的乡亲父老吧。

如今的桑干河,已不是当年丁玲笔下的模样了,河面“瘦”到不及原先的四分之一,最窄处仅几米。据说,过去河水丰沛的时候,桑干河上有不少渡口,供两岸的人来往。现在,河流日瘦一日,且架了桥,渡河之难早已成为过去,渡口自然也已废弃,有的连痕迹也荡然无存。

我很想在桑干河上找找那些古老的渡口,哪怕已经圮废,已经荒芜,我都能想象到当年渡河的忙碌,想象到河两岸曾有的繁华,可是,时间如水流,那些渡口没有了,时光亦不是原来的模样。然而,就是那些废弃的渡口,让我做着许多关于丁玲的遐想。

桑干河从山西北部的大同流到河北的涿鹿县,再蜿蜒向东,两个原本毗邻的省份,因为这条河,更有了“一衣带水”的血亲感。就在我捧起桑干河水的时候,一个猜想扑入心怀:丁玲来过大同吗?或者,她当年有没有想过到桑干河上游的大同看看“土改”的情形?翻阅《丁玲年谱》,我没有找到相关记载。1947年前后,丁玲真是忙。她一面写作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,一面频繁往来于冀东冀中等地,为的是“土改”工作需要,若是有大同之行的想法,恐怕也无暇顾及了。

我做着这些猜想时,夕阳一路疾行,转眼摇摇欲坠,洒给河面一片金灿灿的光焰。涌动的光焰里,我似乎看到一个柔弱的背影正从桑干河畔走过,而远处的河面上,一艘古老的渡船,正悠悠划向时间深处。

 尾部

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
主办:大同市人民政府   承办:大同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 技术支持:大同市人民政府信息化中心

地址:大同市文瀛湖办公楼主楼11层(大同市兴云街2799号)  邮箱: 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晋ICP备08000733号  晋公网安备14020002000138号 网站标识码:1402000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