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

中国政府网 | 山西省政府网 | 简体 | English| |

悬空寺,一种文化大道

发布时间: 2018-12-26 09:48
来源: 大同文旅
阅读量:
     


一、

北魏为鲜卑人建立,这是一个骑马高歌的民族。

这个民族,一手执弓,鼙鼓声声里,征战四方,一往无前。同时,他们另一只手却拿着铁錾,无论走到何处,都会停下来,錾声叮当,空谷回音,凿出一个个洞窟,雕刻出一尊尊佛像,建造下一座座寺庙,告诉后人,我们来过了,不信,你瞧,这是我们留下的艺术。

悬空寺,就是其中的一件艺术品。

悬空寺精美、精致,如一首小诗一般,美得可意会而不可言传。那么玲珑的寺庙,不大,如玉带横腰,如长龙摆尾,横嵌在翠屏山山崖上。

这真的是嵌,不是建。

建的,怎么可能贴着岩石而生?

建的,怎么能够上不着天下不着地?

有人说,恒山远看如卧着的人,悬空寺如一个小小的配饰。这个比喻,十分恰当。古人喜欢配饰。一件小配饰带着,顿时人就有了灵气,就有了灵性。恒山也是如此,因了悬空寺,也多了一份灵气,一份灵性。人称恒山为“天下第二名山”,悬空寺大概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吧。

一座不大的寺庙,殿回楼旋,飞栈廊阁,极尽中国古典建筑的变化,很有点芥子壳上雕花,头发丝上刻字。这是一种匠心的独具,更是一种诗心的萌发。

是谁啊,竟然将诗仙的想象,和公输班的巧思,很好地融合?

这,大概就是今天所说的工匠精神吧?

二、

在这儿,释、道、儒三者合一,水乳交融。

一座小小的寺庙,对中国的古典文化,进行了很好地囊括。中国古时,只有儒、道,儒让人进取,道让人看开,双方对峙,不分高下。

东汉明帝时,释家进入,让人放下。

三者相互中和,最终成为一体,也就是中国文化中的释道儒文化。

于是,中国文人有进取之心,国因之繁荣,历史因之久远;中国文人又看得开,因此,得失不萦于怀,显得风神潇洒,犹如修竹。中国文人同时也放得下,以至于心灵洁净,犹如莲花。

来悬空寺,来三教殿,敬上一炷香,不为别的,就为敬中国文化。

这博大包容的文化,让中国文人几千年走来,依然风韵自然,如明明之月,如清清流水。

在悬空寺,如果是明月之夜,读一卷诗书,对着窗外虫鸣,是最有儒家韵味的。书中,有着一汪清泉,有着生民的疾苦,满满地沁润着人的心,让人的心饱满,湿润,囊括着天下苍生的利益,注满着善良和美好。

读罢,长啸一声,山鸣谷应,走下山去,为一方百姓服务,劳累,无怨无悔。

在这儿,在“空山松子落”中,吹奏一支长笛,是一种最为潇洒出尘的道家生活。此时,清空如水,绿色在山,风声在耳。一曲笛声,在洁净的空中飞起,在山谷里随着风声四处飞荡,那一刻,人清闲闲的,如一朵白云,飘啊飘啊,一直飘向夕阳下的天边。人,对着得失一挥手,将之挥入清风明月中,自己也仿佛身在光风霁月里,通体透明。

在这儿,拿着一本佛经,敲几声木鱼,不用剃发,也就成了一个佛子。因为,此时的心,在木鱼声里,在经文声中,如水洗过一样,清泠泠的。

然后,一身薄衫,走向外面的世界,任红尘缭绕,任名利滚滚,自己也洁净无痕,犹如清露下的荷,犹如晨霜中的雏菊。

在这儿,更可怀古。

一个人,独自手抚着立柱,想象中,那一群驰马高歌的人,是如何选中这一座山的,是如何在这儿凿石开龛、凿洞立柱的。那种情景,虽已经远去,可又仿佛历历在目。他们喊着号子,拿着錾子,扬着锤,或扛着木头,忙碌着,流着汗。干完这一切后,他们望着自己的杰作,满意地拍拍手上的灰土,一跃上马,绝尘而去。

他们留下一个朝代,进行了一场政治改革。

建造悬空寺,是他们在政治改革之外的另一场改革。

他们最终远去,去了哪儿,谁也不知道。

三、

近年来,有很多专家,沿着他们的马蹄印,还有他们的履痕,一路寻找着他们的去向,有的说,他们去了岭南;有的说,他们回到了遥远的东北老家。

其实,他们没有走远。

当年,他们在历史深处,微微一笑,换上汉服,走入了一个五千年的民族中,如溪流入海,浑然一体,不分彼此了。

这点,悬空寺可以作证:释、道、儒三位一体,是汉文化的大道。他们,接受了这种大道。他们,就是汉民族的一份子。

(本文作者余显斌)

 尾部

网站地图|免责声明

主办:大同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  承办:大同市人民政府信息化中心

地址:大同市文瀛湖办公楼主楼11层(大同市兴云街2799号)  邮箱: 

网站备案/许可证号:晋ICP备08000733号  晋公网安备14020002000138号 网站标识码:1402000004